朔夜_Sakuya

想和你一起創造未來、
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

為了希望的將來。

主坑:

彈丸/ES/鑽A/ygo

※左右非固定黨 推薦狂魔 慎fo

【狛日】反向惡作劇

*年齡操作 小學生狛枝x中學生日向
*短小
*是萬聖夜的糖果!!!

沒問題的話就↓

『Trick or treat.』這是僅限今晚的特別咒語,今天晚上是萬聖夜,可以裝扮成鬼怪的樣子到鄰居家要到好多好多的糖,對於小孩子來說是個非常令人值得期待的日子。

不過今年小學一年級的狛枝對於糖果什麼的才沒有太大的興趣,對於這種節日就是過過氣氛就足夠了,他裝扮成了吸血鬼的樣子,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按下了日向家的電鈴。

色素本來就比較少的他不太需要再特意畫的更白,狛枝只有在眼睛的下方用眼影畫了幾抹黑色,光是這樣就足夠裝扮得像吸血鬼了。

狛枝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配上吊帶短褲,在披上了外面為黑,內裡為紅的披風,一側的頭髮髮膠固定,做成了往上梳的髮型,在同齡的孩子裡算是顯眼的打扮了。

聽到了從門內傳來的腳步聲,狛枝期待的抬起頭來,手裡握緊了空無一物的南瓜籃子,在看到日向的那一刻笑容更是快速的綻放開來。

「日向君!」狛枝呼喚了日向,原本被隱藏起來的尖牙也露了出來。

看到裝扮成這樣的狛枝,日向打開門的時候著實度嚇了一跳,沒有想到他居然那麼認真的打扮,而且說實話真的很適合他……

「狛枝……!是吸血鬼啊、很適合你喔。」日向揉了一把狛枝鬆軟的頭髮,不過動作也放的比平常還要輕,怕的就是弄壞了他的造型。

狛枝被誇獎了之後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看他這個樣子,日向決定先將狛枝領進屋內,再繼續慢慢和他說話。






狛枝將雙手放在大腿上,乖巧的坐在日向家的沙發上,他這一副拘謹的樣子,日向覺得簡直是越看越有趣。

「不用那麼緊張也沒關係喔。」日向用著輕柔的語氣對著狛枝說,邊端了一杯用著可愛的馬克杯裝著的茶水放在桌子上。

而小吸血鬼卻還是依然處於完全無法放鬆的狀態,眼睛不停的在眼眶內轉呀轉的,不知道到底要把視線的焦點放在哪裡。

「狛枝、是不是忘記做了什麼事情了?」眼看這樣下去可能沒有辦法好好的交流,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狛枝好像比平時還要害羞,日向主動提起:「難得打扮的那麼帥氣,不做些符合節日的事情很浪費吧?」

這一句話一語點醒吸血鬼,他急忙的唸出只屬於萬聖夜的特殊咒語:「Trick or treat……!」

「嗯、給你。」日向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糖果塞在了狛枝的手心:「狛枝不太喜歡太甜的糖果吧?所以我就選了這個。」

狛枝看著這顆淺綠色包裝,一看就知道是抹茶味的糖果,眼睛閃閃發亮:「嗯!謝謝日向君,我會把這個永——遠保存起來的!」

狛枝的反應讓日向苦笑不得:「不、你倒是給我吃掉啊!現在就吃!」

「但是、總覺得太浪費了,明明是日向君難得給我的……」

「你好好的把我特別準備給你的糖果吃掉我會比較開心喔。」日向坐到了狛枝的旁邊,笑著對他說。

「唔、我知道了……」撕開了糖果的包裝紙,狛枝聽了日向的話乖乖的把糖果放進了嘴裡。抹茶的香味在嘴中擴散開來,和日向說的一樣、的確是不會太甜的味道。

「怎麼樣?還不錯吃吧?」日向看著狛枝好像吃的很開心的樣子,感覺那份心情也傳染到了自己身上。

「嗯!」吸血鬼男孩含著糖果回答著,糖分似乎消解了他的一些緊張:「今天是萬聖夜,日向君沒有做什麼裝扮嗎?」

「已經是中學生了,不會做的啦。」到了這個年紀如果還在裝扮感覺挺羞恥的。

「是這樣的嗎?」狛枝思考了一下:「那日向君也來做一些符合節日的事吧!只有給我糖果的話很沒有參與感吧?」

「參與感……嗎?」重複了一次狛枝所說的話:「不然這樣吧、狛枝!trick or treat!」

日向臉上浮現的是帶有惡作劇性質的笑容,他知道狛枝的身上是沒有任何一顆糖果的,所以他才故意這麼說。

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比自己小6歲的孩子現在所做出的行動。狛枝爬上沙發,小小的手扶著日向的肩膀,淺灰色的眼瞳以前所未有的距離接近,直到嘴裡嚐到了那個自己最熟悉而且最喜歡的味道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狛枝把自己給他的糖果用嘴遞給了自己。

「我的初吻,是最喜歡的人喜歡的味道呢、日向君!」

裝扮成吸血鬼的男孩笑了,是像天使一般的笑容。

如果能除去那兩顆尖牙和妝容,還有似乎是自己一時眼花所以才看到的小惡魔翅膀就好了。










Happy Halloween End.








滿足了想要寫一次正太狛枝的慾望!
花了五天趕出來的但是為什麼那麼短我也不知道(
大家萬聖夜快樂啊!這裡是沒有得到任何糖果的朔夜……沒有糖果的話沒關係,給我狛日就好了<

【狛日】教師之間的關係我們清楚的很

*狛日雙教師paro
*學生的視角 上下文不同學生
*我們來觀看狛枝老師對於日向老師的痴漢程度

沒問題就↓

「那個、狛枝老師……!關於這一題,我還是有不太懂的地方……」下課後,我拿著考卷,走到了正在講台前收拾物品的狛枝老師旁邊想要請教他一些問題。

狛枝老師……雖然是一個很奇怪的人,但是教學功力絕對是一流的,畢竟可是名門大學畢業的呢。而且還長得挺帥的,至少同一個社團的同學可是超級羨慕、一直說想要轉到我們班上給狛枝老師教呢。

「嗯,我看看……」接過我手上的考卷,原本以為狛枝老師要開始和我說明解題的要點,結果他的動作卻這樣停下了。

我抬起視線,在看到狛枝老師神情有些恍惚的看著教室外面的樣子,馬上就理解了。

是日向老師吧……絕對。

幾乎不用確認,這在我們班上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經過確認我也看到了我們大家所敬愛的日向老師。

實習教師的狛枝老師似乎非常喜歡我們班的班主任日向創老師,雖然我們班上的大家也是非常的喜歡日向老師,但是和狛枝老師的喜歡已經不是一個層次的。

不是like,是love吧……

不過現在不是在意這一點的時候,重點是狛枝老師你可以快一點解決我的問題嗎?日向老師是不會跑掉的啦,因為下一堂就是現代國文啊!

「狛枝老師。」我再一次叫喚狛枝老師,希望他能先幫我解題在繼續視姦日向老師。

結果他也沒有再看向我一眼,只是盯著在教室外面聽著學生說話笑的很開心的日向老師,丟下一句:「……這題代入課本第192頁的第3個公式就可以算出來了喔。」

然後就這樣把考卷還給我了。

啊、感覺真難受,啊是這樣嗎、日向老師比學生的學習還要重要嘛。

到底為什麼這兩個人還沒有在一起啊。

我回到座位,代入了公式看看、真的解出來了。

嗯,明明解出來了但是完全沒有爽快的感覺,反而更鬱悶了。

在我們的教室,有一個專門給狛枝老師坐的位置,而我剛好就是坐在那個位置隔壁的人。

如果剛好有空堂,狛枝老師就會來日向老師的現代國文課觀課。而且我偷偷稍微轉過頭看狛枝老師的時候,都會看到他在微笑、而且是那種……少女看著喜歡的人的微笑。

喜歡的人就是日向老師吧……

我們班上的群組名(沒有加日向老師的),叫做『日向老師!後面!後面!』,就是我們大家上課時的體驗。

因為在日向老師背對大家板書的時候,狛枝老師的眼神太像是盯著獵物的獅子了……而日向老師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到底是為什麼啊,日向老師的神經有那麼粗嗎!明明是教現代國文的!很能理解文章字裡行間所傳達出來的戀心吧!

不過這也只是我們班上大家的猜測而已,我們並不能完全確定狛枝老師真的對日向老師抱有這樣的情感……我是指、戀愛方面的。

結果我的因為我坐的位置,被賦予了一個重大的使命。

去問出狛枝老師是不是喜歡日向老師。

啊、沒辦法啦,其實這還是個懲罰遊戲,我不照做還不行,雖然我真的不是很想去問。

現代國文課的上課鐘聲響了,狛枝老師非常準時的坐在了位置上,比這堂課的日向老師還要準時,而且平常的數學課也沒有那麼準時的……?

班上大家的視線在狛枝老師拉出椅子的時候全部一同刺向我,就像是在說:「上啊!現在就是好機會!日向老師還沒來狛枝老師絕對會好好回答不會分神的!」

我知道啦、我問不就行了吧!

「狛、狛枝老師,我有一個一直都想要問你的問題……」聲音還有些顫抖,沒、沒辦法啊!我也是很努力了……!

「什麼……?」狛枝老師看向了我,還歪了歪頭,是個挺可愛的舉動,如果我是女的一定會心跳不止的,不過我是男的。

「老師你……是不是喜歡日向老師啊?」

在這一瞬間班上的空氣變得安靜了下來,大家都想聽清楚狛枝老師的答案吧……

「關於這個問題……」狛枝老師將頰側的頭髮往耳後撥去,另一隻手的食指抵上了嘴唇:「秘密……喔。」掛在嘴上的是看起來包含著各種意思的微笑。

幸好沒有隔幾秒日向老師就氣喘吁吁的進到了教室,解救了我。狛枝老師的注意力不再放在我身上了,當然是要看著日向老師……某種意義來說真的算是太好了,至少不用在面對狛枝老師說話了。

至於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在學生當中傳出了日向老師和狛枝老師在一起的流言,這就不關我的事了。




end.





雙教師paro真好啊真好……日向老師是被大家喜歡的老師喔!
我好想當他們的學生;;;;寫這篇滿足一下自己

狛枝家裡蹲,非常難得的出門大採購的時候,一盒草餅意外的掉入了購物車之中,本人沒有發現然後就這樣買下來帶回家了。

回家整理買的東西的時候才發現,不過既然買了不吃也浪費,所以放在了桌子上,打算等整理完買的東西在把它吃掉。

結果打開草餅盒發現了裡面有睡著的草餅妖精!!!身高只有五公分很可愛喔()
害我好想去買草餅看能不能遇到草餅妖精喔(夠了

就是個腦洞然而沒有實行的動力,就用SS名刺寫一個小段子來混個更新(´・ω・`)

希望のカケラ

【狛日】Present

※對不起立了flag我還是寫了狛枝生賀
※本預備,大概是才育
※偽77期全員向
※甜餅甜餅!請放心食用

沒問題的話↓

今天是4月28日,是狛枝的生日。
而這樣的訊息,我是在今天早上才知道的。

就在今天早上,聽到電車上的女孩子們正在討論著生日和星座的話題,一時興起就問了一下因為幸運而一上車就有座位的某位本科生,也就是狛枝,他雙腿交疊著,手上拿著一本文庫本,我看了一眼標題大概是推理類型的小說吧。

「……狛枝你的生日是幾月幾號來著?」我站在他的面前,主動和他搭話,雖然我們的關係其實不算是很好,但是聊一聊天什麼的還是可以的,而且又剛好坐同一條電車路線。

然後我得到了這樣的答案:「哈啊?我什麼我非得把我的生日告訴一個預備學科呢?」
因為預備學科的事情已經被嘲諷無數次的我幾乎已經對狛枝的這種說話方式習慣了,於是我決定當做我剛才什麼話都沒說,就這樣把話題結束掉吧。
見我沒有什麼反應之後,他的視線又重新回到了書上,然後輕聲的說:

「4月28日喔。」

不,你想要說就說啊,前面那一句嘲諷我的話根本沒有什麼作用吧。

4月28日……等等……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

我從口袋拿出了手機,按亮了屏幕,看清楚了上面的日期……

「那不就是今天嗎?!?!」

「啊是這樣的嗎?完全沒注意到。」

「你到是關心一下你自己吧?這可是生日喔。」過了之後都會長一歲的,應該算是人生大事吧?!

狛枝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比起像我這種人的生日,預備學科的日向君應該還有其他很多應該注意的事情吧。話說、」

「已經到站了喔。」

而此時電車已經發出了警示音了。而狛枝早就已經站在了月台上。
意識到這一點的我立刻衝出了電車,而在下一秒,電車的門就已經完全的關閉了。

「你幹嘛不早一點提醒我啊,害我差一點就下不了車!」

「所以才叫你注意一點的,預備學科果然連這一點小事情也是那麼遲鈍呢。」狛枝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感覺完全無法摸透,和他這個人——狛枝凪斗一樣。

「什麼叫做"也"?我還有其他還有什麼地方很遲鈍嗎?」

「哈啊……所以說是預備學科啊……」

早上的對話就那麼結束了,因為走著走著突然就發現狛枝不見了,我對這種情況也沒有覺得奇怪,反正大概又是狛枝在哪裡遇到了幸運或是不幸吧。

午休的時候收到了七海寄來的短訊,大致上的內容就是說他們77期的同班同學們要幫狛枝辦生日Party,給狛枝一個驚喜什麼的,問我要不要一起來參與。

啊……又追加了一條,"如果日向君來了的話,狛枝君也會覺得很開心的………我是這麼想的。"

七海……那傢伙才不會覺得開心呢。我看向了玻璃反射出的自己,那一身黑色的、代表預備學科的制服,嘆了一口氣。
超高校級的大家為了狛枝辦的生日Party……那傢伙一定會很開心的吧。但是如果"預備學科"的我去參加了……他……

還是去吧,早上的時候也還沒有和狛枝說到一聲生日快樂,而且七海也特別的邀請我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絕。

"我會去,但是七海我沒有禮物沒有關係嗎?"

"沒問題……應該,不然日向君你可以和我一起。我送的是可以多人連機的新遊戲,可以的話,一起試玩應該也可以算是禮物……吧?我是這麼想的。"

果然七海送的是遊戲啊,畢竟是超高校級的遊戲玩家。嘛……狛枝應該不是那麼在意禮物的人吧?而且預備學科的我送的禮物,他也不一定想要。

"那就這樣吧。"

"嗯……那就放學之後約在噴水池那裡喔,和之前一樣會請貳大君把你帶進本科的。"

事實上貳大根本不是用帶的,而是用扛的,畢竟預備學科是不能隨便就進去本科的教學樓,所以77期們就想出了這一個辦法。只能說本科的學生他們真的在行動力方面非常的厲害。

"麻煩了。"

放學後,我依約定來到了噴水池等貳大,很快的我就被他扛走了。在經過的一段辛苦的路程之後,終於到了他們的教室,原本到走廊上就想要自己走了,但是全力衝刺的貳大根本就沒在聽我說話,到了教室之後才問了我:「日向你剛剛說了什麼來著?」

「呃……沒有啊。」現在說絕對已經沒有用了。

「日向你來了啊!嘖嘖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還要幫狛枝那個傢伙慶祝什麼生日……」左右田手裡抓著一串彩燈,嘴上不滿的說著,手上不停的動作,似乎又是在做什麼奇怪的改造。

「你在做什麼啊?」

「啊?你說這個啊,沒什麼啦就是稍微玩玩而已。」

「你們這些男生,休息夠了沒啊,差不多要開始了但是還沒有完全準備好,可以快一點過來幫忙嗎?」小泉一隻手上拿了一疊空盤子,另一隻手插著腰,朝著我們這邊走過來,「日向君你也是!不能因為才剛來就什麼也不做!」

「小泉姐~這個東西要放哪裡啊~」西園寺抱著一個大籃子,裡面裝滿了用五顏六色的色紙做成的彩帶。

「啊……這個啊……又不能讓日寄子醬妳來掛,太危險了……」小泉轉了轉眼珠子想了想,「……日向君你來,把這些掛上去天花板吧,就像上次我生日的時候一樣,梯子就在那邊,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我知道了。」

「別弄壞了喔!」

就這樣,我開始加入了狛枝的生日會場的佈置,雖然還是有一些突發狀況發生,像是罪木踩到桌巾而滑倒的事情,不過這些都對事前的準備沒有太大的影響,最終還是全部都完成了。

「七海桑傳來訊息了!說他們已經玩完一輪遊戲、要從中庭那邊回來了!全部的人拿起彩炮站到自己的位置上!」索尼婭指揮好現場的狀態,果然是超高校級的王女啊,真的很有魄力的感覺。

原本還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著外面的風景懷疑自己幹嘛幫狛枝慶生的左右田,一聽到索尼婭的命令,就立刻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就連彩炮都已經準備完成隨時可以發射了。

雖然索尼婭完全沒有注意到如此努力的左右田就是了……

啊、原來是在看破壞神暗黑四天王啊……居然還拿著彩炮,左右田你居然輸給了四隻倉鼠……

「訊號短信來了!大家聽好了,只要他一開門,我喊一、二之後,大家就一起拉了彩炮之後就說"狛枝、生日快樂!"喔!」小泉似乎對這次的生日會還挺上心的,大概是因為很喜歡上次自己生日的時候,大家做的各種準備吧?所以這次狛枝的party也想好好的把它辦好。

「欸~不可以叫凪斗醬嗎?!」澪田舉起了手,在時間快來不及的時候提出了一個問題。

「嘛、那應該也可以……大家自己平常怎麼稱呼狛枝君就怎麼叫吧,雖然會有點混亂,但是這樣感覺比較貼近平常……啊,要來不及了……不說了,大家自己斟酌一下應該可以吧。」

「……超高校級的遊戲玩家七海桑和渣滓一樣的我一起玩了兩個小時的遊戲什麼的……真的不會覺得無趣嗎?」

來了……!是狛枝的聲音!

「嗯……不會覺得無聊喔,倒不如說……狛枝君好幾次都是在最後突然逆轉這一點……我覺得和你玩遊戲很有趣喔、真的。」

「真的……?不會讓妳掃興嗎?七海桑是完全靠自己的技術吧?而我則是靠這我這一個垃圾一樣的才能……」

「狛枝君、你這樣說很多人會惹生氣的喔。」七海用著有點嚴厲的語氣打斷了狛枝的話語,「……我是這麼想的。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需要靠運氣的遊戲……狛枝君的才能那些抽不到卡的人都想要的。」

「是這樣的嗎?不過還是不要比較好吧哈哈哈……在之後發生的不幸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就在此時,今天的主角拉開了教室的門,站在他旁邊的七海也偷偷的從背後的包包拿出了事前就準備好的彩炮。

「一、二、」說出預備訊息的是小泉。

「「「「「狛枝/狛枝君/狛枝桑/狛枝哥/凪斗醬、生日快樂!」」」」」

碰!彩炮發出了響亮的聲音。原本往上飛起的彩紙以及碎屑,隨著地心引力飛舞到的狛枝的頭上或是肩膀上。狛枝的臉上表達出了一些驚訝的感情,身為超高校級的攝影師——小泉真昼,非常盡責的把這個難得的畫面給紀錄了下來。

「……超高校級的大家、還有日向君,幫我這樣的垃圾……慶祝生日?」狛枝眨了幾下眼睛,似乎還沒有適應這樣的氣氛。

「不是垃圾喔狛枝桑……是今天的主角呢,快點進去吧!」索尼婭輕輕的推了一下狛枝的背後,讓他走向教室的中心、蛋糕的面前,「來、快點想好三個願望吧?等我們唱完生日歌之後就要許願了喔?」

「狛枝這樣說感覺我們好像是在幫垃圾過生日。」九頭龍冬彥誠實的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

「少爺說的對。」邊古山微微點了一下頭。

「那就由唯吹來起個頭吧!」澪田拿起了她的電吉他,刷了一下琴弦。沒想到居然連音箱都插好了。

「澪田……我想我們先正常的唱一次就好了,澪田的歌就當成壓軸吧。」我誠心的建議……上次小泉生日的時候就發生一樣的狀況過了,大家聽完澪田的arrange版生日快樂歌之後,差點沒能下去繼續接下來的party。

大家都對日向的建議射出了贊成彈。

「……好吧,既然創醬都那麼說了,那唯吹就是壓軸了喔!」

「……差點就要打開通往魔界的道路了。」田中還是說著中二到一個極點的話,但我這次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為什麼這樣說。

在大家一起唱完生日快樂歌之後,狛枝吹了蠟燭,許了願望。第一個願望是:希望超高校級的大家可以繼續讓自己的才能發光,讓他看到希望。第二個願望是:希望這次大家為自己慶生的幸運,接下來不會發生太大的不幸。而第三個願望,不能說。

雖然說是不能說,但是果然會很好奇呢,第三個願望應該是最打從心裡最想實現的,而狛枝……除了看見希望,還有什麼想要實現的事情嗎?

話說,在大家起鬨問第三個願望是什麼的時候,為什麼,朝我這裡看了一眼呢?

吃完花村做的大蛋糕之後,進入了送禮物的環節,大家都各自送了很有自己風格的禮物,小泉把之前照到的不錯的照片送給了狛枝、西園寺跳了一段舞、罪木送了一箱的繃帶、左右田做了一個完全不知道是能做什麼的機器送給了他……

最後要送禮物的是身為班長的七海,她把我叫了過去,說是要和我一起交給狛枝。

「狛枝。」「狛枝君。」

「這是剛才在中庭玩遊戲的時候提到的……新作的遊戲,一起玩吧……?日向君也一起喔……」

「嗯,好啊,七海桑。但是在那之前,可以讓我和日向君說一下話嗎?」

欸……我?

「當然可以,那……我先去做遊戲的準備。」七海就這樣直接去搗鼓遊戲機和投影設備了。

「……你想說什麼?」

「吶、日向君。」

「嗯?」

這傢伙該不會又要說什麼嘲諷我的話吧……

「日向君沒有準備給我的禮物吧……」

哈?禮物???

「我和七海她……!」

「但是那個是七海桑的禮物對吧?日向君沒有準備對吧?」狛枝往我的方向踩了一步,我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有點像是變得滑稽的社交舞。

「是、是沒有沒錯,但是你知道的吧!我是今天早上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

「嗯,知道喔。但是既然都來party了,應該也要準備一下吧?」

「……那你想要什麼?」

「日向君、叫我的名字吧。」狛枝露出了認真的表情,又更往我的方向走靠近了一點。

「呃……狛枝?」

這傢伙在說什麼啊……名字?不是平常就會叫的嗎?

「……不是那個,是我後面的名字。」

「為什麼?那你去找澪田啊,她不是平常就、」

「我是要日向君你、叫我後面的名字,一次就好。」

為什麼狛枝突然要我叫他後面的名字?這有需要動用到壽星的權力,來叫我這樣做嗎?我叫不叫他後面的名字,有那麼的重要嗎?

但是沒有準備禮物就來的確算上來就是我的不對,所以我應該就要照他的需求來走才對……

……我鼓起了勇氣,第一次從嘴裡單獨流轉出對狛枝來說,大概是很重要的音節……

「凪斗……?」我這樣說,一邊觀察著狛枝的反應。他低著頭,抿著嘴,我看不見他的表情。

在這一刻,我似乎理解了什麼。

凪斗,是狛枝的名字。是狛枝已經雙亡的父母,除了生命之外,在他出生之後送給他的、最棒的禮物,不單單只是普通的音節而已……這對狛枝而言,是有著重大的意義的。

他……大概一直盼望著,有一個誰,可以想這樣再一次叫著他的名字吧。而現在,他希望我……來這麼做。

我用雙手捧起了他的臉,在他的臉上,我看到了我從來沒在狛枝的臉上看到的表情……

然後,我吸了一口氣、再次開了口,為這一位今天的主角,獻上了祝福。


「……凪斗、感謝你出生在這個世界上,生日快樂。」

我的話似乎在狛枝的心中引起了漣漪,他用力的抱緊了我,而一句話也沒說。



end.



日向:狛枝你要抱多久!!!!!

第一次寫了超過百字以上的狛日(而且居然有4k),雖然我覺得CP感不強,但是我是戴上狛日濾鏡寫的(x,應該……嗯……應該可以吧(

在428之前可以寫完真是太好了,不過眼尖的人應該會發現,我寫越後面描寫越少(……)

77期的孩子們真的大家好可愛……我寫不出他們的萬分之一可愛,有人沒登場我不是故意的、是我不知道應該在哪裡插入對話才好www

總之,祝狛枝生日快樂!!!

我可能是一個佛系文手(驚覺

反正狛枝生日我是不會產糧的(立flag

又是復健【
用SS來復健根本只會讓人更怠惰,我已經不想寫超過300字的文了

有想過要開個小短篇坑,但是無奈自己的詞彙量完全不能將畫面好好的呈現出來……所以果然是有生之年吧www

一樣是SS名刺,這個東西用來寫短文和復健真的很好用啊w
這次沒有爆字數了(x

愛島堆沙堡……!
嘗試寫了男前的日向君……emmmm……然而不知道效果怎麼樣

明天又要開始上學了,希望我之後還有產出吧,之後可以嘗試寫寫短篇什麼的,反正我就是個專產甜文的人,就繼續寫甜文吧
就算叫我發刀子,我也只能寫本篇相關的()

是SS名刺,完全沒想到我居然肝出來了(吃驚
在狛日這裡躺著也快一年了卻沒有產過糧……
而且也好久沒寫文了www
就想說……用SS名刺寫個短文來復健一下,結果一個不小心爆字數了塞不下,用了三張()

嘛……今天情人節真的是十分滿足了
祝大家和狛日情人節快樂!

也祝我自己生日快樂/

我……情人節就躺著等吃糖了
嘛、給壽星一點特權嘛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