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夜_Sakuya

想和你一起創造未來、
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

為了希望的將來。

主坑:

ES 凛泉
彈丸 狛日/最王

※左右非固定黨 推薦狂魔 慎fo

未來機關社畜(x)苗木小天使///
不會畫畫(趴

一些廢話

好想寫文啊……
不過現在在班上坐第一排就不能摸魚了(
srmf大概是不會再寫了,因為srmf fo我的人可以取消關注沒關係www
大家大概常常都被我的推薦洗版吧w

目前的狀況是完全的沉迷彈丸,尤其是二代……
話說我真的很奇怪www看完V3之後就突然回坑二代了(???

最近想開個狛日的坑,嗯……不過也只是想想而已真的不知道會不會寫www

練筆

那首不是為了我而寫的情歌,卻要我自己唱出口,這不是太苦澀了嗎?
可是你說了這首歌只能由我來唱,所以我只能答應了。

不管心在怎麼痛,也要把你所譜寫的歌曲唱到最完美,即使混入我個人那對你骯髒不堪的單戀心情。
你還真是個殘忍的人呢……

我知道的。
無論我再怎麼掙扎,也無法成為你所愛的人。

【そらまふ】了解

※勿代三
※文筆渣渣渣
※短
※ooc可能有

01.

我知道我所喜歡的人的一切。

           
02.

まふまふ和そらる認識很久了。

不,更正確的來說、是まふまふ單方面認識そらる的時間更久一些。
そらる對まふまふ來說,是喜歡的人、崇拜的人。

那麼,まふまふ對そらる來說呢?
嗯。まふまふ覺得そらる只把我當做是朋友。

——也只能是朋友。不然還有可能是什麼?
我知道的。

我懂的。

03. 

「要和我合租一間房子嗎?」這樣的話題,在某一天的午後被そらる拿出來討論。
而聽到這ㄧ個問題的まふまふ正在喝飲料,無可避免的嗆到了:「咳……!咳、そらるさん你剛剛說了什麼?!」我有聽錯嗎?!

「沒聽到就算了,就當我沒說吧。」そらる單手托著腮,看著まふまふ在那邊紅著臉急著表示他其實有聽到,用著まふまふ看不到的角度偷偷的笑了一下。

「所以,你的答案?」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如果可以天天見到そらるさん,那是多麼令人開心的事情。まふまふ曾經對著生日蛋糕上的火光許過這一個願望,那時候的他以為,這是一個遙不可及的願望。

但是現在,そらる給了他一個機會,可以去實現它。

這不是太犯規了嗎?
明明就知道我、

「可以喔。」

——不會拒絕的嘛。

04.

而現在開始為這一件事情感到不對勁,已經完全來不及了。
まふまふ和そらる的行李已經全數搬到他們未來將一起生活的『家』。

這是一間配置還不錯的房子,廚房、浴室、廁所,只要是生活所需要的都有,還有一個不小的客廳。至少比他們以前自己的租屋處還要大,兩個大男人住在一起也不會有壓迫感的空間。

「這麼大的房子,真的只要那一點房租嗎?」まふまふ懷疑的說,當然、他指的並不是平分之後的房租,平分之後當然更便宜了,比自己以前租的房子還便宜。

「我騙你做什麼?」そらる提起一旁的行李,走進他們一起來看這一間屋子的時候就訂好的,屬於そらる的房間。

也對、そらるさん完全沒有騙まふまふ的原因。まふまふ在腦袋裡整理出了幾個理由,但是全部都無法套用在現在的狀況上。

「總之,你快點去整理你自己的房間吧。不然可沒有地方可以給你睡。」

「我知道啦!」

05.

你知道?

我希望,你可以真正的知道。

06.

「為什麼そらるさん明明有那麼多朋友,卻偏偏找了我一起住呢?」まふまふ住了半個月還是感到疑惑,兩個家裡蹲住在一起其實根本沒有什麼好處,要出門採買的時候兩個人總是吵了個半天,為了就是出門買那一點點東西而已。

「誰知道呢……」只顧著專心於遊戲的そらる完全沒有思考,就只丟出了這一句話。

「是そらるさん提出要一起住的吧?!」

「啊?沒錯啊,那又怎麼了?」

「就只是想知道理由。」

因為想要在更了解你一些,在更多、更多…

「那麼我的理由就是——」そらる故意把尾音拉的長長的,滿意的看見まふまふ睜大眼睛豎起耳朵專心聆聽的模樣。

釣起まふまふ的胃口,再用兩個字打回他的好奇心,「秘密。」
まふまふ的臉立刻就垮了下來,然後趁著そらる沒有把專注力放在遊戲身上的時候將手柄搶走。
「喂!你幹什麼啊!」電視螢幕上原本好好的遊戲畫面,現在卻變成象徵失敗的game over。

「誰叫そらるさん不告訴我答案。」まふまふ向そらる吐了吐舌頭,然後將手柄丟回そらる手上,跑回自己的房間將門鎖上。

在這一刻身體完全的放鬆,背靠著門慢慢的往下滑,直到屁股碰到地板。

哈啊…そらるさん一定生氣了,剛剛那關可是魔王關啊。可是我……

我只是想要更了解一點,別人不知道、或者是連そらるさん自己都不了解的そらるさん。

最好是全部。

07.

但是現在まふまふ又有點後悔了,自己知道的有點太多了。知道越多,陷的越深,已經無法脫逃了。
從對そらる的愛戀之中。

而感情在這天爆發了,而且是一發不可收拾。

看著そらる眼下一圈黑眼圈,拼命趕著工作的模樣,まふまふ心可是一陣一陣的疼,但是那個人只要一工作就根本停不下來,就算叫他休息他也不會乖乖聽話的。

現在まふまふ唯一能為他做的事情就是幫他煮杯咖啡,然後精神上的支持他。

在煮好的咖啡裡放了半匙糖,是そらる喜歡的甜度。雖然まふまふ並不覺得這樣喝起來和一般的黑咖啡有什麼差別,不過只要是他喜歡就好。

只要是そらるさん喜歡就好。

敲了兩下門,直接進入そらる的房間,電腦螢幕的光將そらる本來就白的病態的肌膚照的更白。

「……そらるさん,這個給你」まふまふ將手上的馬克杯放在桌子上,不過他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站在旁邊,等待そらる喝下他用心為了他所煮的咖啡。

「謝謝你。」そらる看著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啊、是我喜歡的味道,你還記得啊?」

「當然記得。」怎麼可能會忘記?這可是喜歡的人喜歡的東西,記得才是正常的吧。

「你啊……與其記得這種事情,不如好好的去交個女朋友吧?」そらる微笑著,但是まふまふ完全沒看在眼裡,沒看到那笑容裡真正的意義,失去了原來的判斷能力。

「……什麼意思。」過長的瀏海遮住了那看著そらる的時候總是閃閃發亮的眼睛。
「そらるさん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以為我很想要記得嗎!」雙手緊握著,指甲陷入手心的肉:「也對知道喜歡的人一切又有什麼用!我永遠都不可能會成為そらるさん你的理想型———可愛、顧家,如果是個巨乳那就更好的女性!我就連是個女性這一個最基本的條件都不符合!」
是的,沒有任何用處。

但是他不能停止去了解そらる這一個人。

「那麼,你知道嗎?」そらる從椅子上站起來,雙手搭著まふまふ的肩膀。

「…知道什麼?」まふまふ鼻子一抽一抽的,眼眶也微微發紅。那樣子簡直像是在告訴他眼前的人,"抱緊我吧"。

事實上そらる也這麼做了,用著會讓人感到發疼的力道緊抱著まふまふ,他輕聲的在他的耳邊說:

「我喜歡的人,是你。」

「什麼?」

我有、聽錯嗎?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找你合租一間房子、在你各種胡鬧之後還是原諒你。」

「不是因為我們是朋友嗎?」

「不是。」そらる更加環住まふまふ纖細的身軀:「只是因為我喜歡的人是你。」

只是因為這樣。

08.

我原本以為這一切離我都遙不可及,但是你的一句話就顛覆的我以前所有對我們之間的關係的理解。

我們擁有一樣的想法。





End.




這裡是朔夜 Sakuya
在一個月的最後趕了死線
發出了這篇連自己都不太懂自己到底是在寫些什麼的文章
從月初寫到現在 只寫了那麼少啊…
其實我覺得大概跑題了 真的

最近ES中毒 有活動的時候
起床第一時間就是想說 啊啊啊啊啊 我的LP滿了啊啊啊啊不行要趕快打完(
好吧 已經沒有救了

感謝看到這裡的天使♡♡♡♡♡

【そらまふ】依賴性

※勿代三
※文筆渣渣渣
※短/甜
※ooc可能有
※同居設定

在一片黑暗中,除了蹲坐在地上摀著耳朵的自己和戀人之外,沒有其他事物的存在。
戀人冷冷的瞟了自己一眼之後,隨即轉身離去,除了留下自己之外,沒有留下任何東西。
まふまふ想要追上去,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不要...
不要連你都離開我身邊啊...!
如果我沒有你,那我還能算是什麼啊?
就不能、陪在我身邊嗎?
「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まふ?」そらる一臉著急的搖晃著まふまふ的身軀。
身旁的人的臉色一臉蒼白,額頭還滲出了一些冷汗。那嘴時不時的開合著,發出一些單音。像是在找尋安全感似的,纖弱的指頭緊緊抓著そらる胸口前的布料。
這種反應,一定、肯定是在作夢,而且作的一定不是什麼好的夢,而是惡夢。

まふまふ在そらる面前做惡夢的次數雖說不算少,但是那麼激烈的反應還是第一次。

「そらるさん…!」突然大喊一聲,他醒了。睜著一雙充滿水霧的紅瞳。直到瞳孔倒映著そらる擔心的臉龐,他才鬆了一口氣。
沒有離開...他最愛的人沒有離開他的身邊。

「做了什麼夢?」そらる攬住まふまふ那單薄的身子,這才發現他在發抖。
まふまふ沒有回答他,只是在そらる的胸膛上蹭了蹭,撒嬌的意思顯而易見。

「作了惡夢嗎?」そらる決定換另一個問法,獲得了まふまふ的一聲“嗯”。
過了一陣子,或許也沒有很久?まふまふ開口說話了。

「そらるさん,你會離開我的身邊嗎?」也許是頭埋在そらる胸口的關係,讓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悶悶的,甚至還覺得有些低啞。

聽到他問這個問題,そらる眼神一暗。
又是作這種類型的夢嗎?為什麼這傢伙那麼的不相信自己?
看了一眼還待在自己懷裡的まふまふ,そらる輕輕的嘆了口氣。

不過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要先將這傢伙安撫好啊。

「不會的。」他堅定的說,「除非你再也不需要我了,我才會走。」
「我是不會不需要そらるさん的。」まふまふ立刻回答,加重了環在そらるさん腰間的手的力量。

そらるさん對我來說,就是一切。失去一切的我還會剩下什麼?當然是什麼也不剩下,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又在亂想什麼?」そらる揉了一把まふまふ那被睡亂的髮絲,「我說過了、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的,不相信我?」

「我當然相信そらるさん!但是我就是會害怕!害怕著哪一天そらるさん就將我一個人拋在腦後走掉了。」まふまふ從そらる懷裡抬起頭來,眼裡的水霧還未散去。

「並不是只是真正的離開,甚至是心靈上的距離。そらるさん很厲害,唱歌也是、mix也是,我一直想要努力和そらるさん保持相同的距離,可是そらるさん也不斷的進步,我怕我追不上了。」說著說著,一個忍不住,眼淚潰堤。
他太在意了。
但是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忽視這一段距離?
他做不到、至少,現在的他做不到。

「我從來不覺得我和你有什麼差距。」そらる輕輕撫著まふまふ的臉龐,替他拭去眼淚,「如果,你覺得我走在你的前面的話,記得和我說一聲,我會等你。」

我會一直等你,直到你追上我。

然後、我們再一起走吧。

「真的嗎?」期盼的眼神,向上看的紅瞳太惹人憐愛,讓そらる有些招架不住。

「當然。」

不只是你需要著我,我也需要著你啊。

將まふまふ的手從自己的腰間移開,そらる從床上坐起身,伸了個懶腰,正準備下床,卻被まふまふ拉住了。

「你要去哪裡?」像個孩子一樣不安的望著そらる。

看到他這個樣子,そらる也哭笑不得。
「只是要去準備早餐而已,你不餓啊?」

聽他這麼一說,原本還沒有什麼感覺的肚子感到了空虛,還不爭氣的叫了一下。
「嗯…我餓了…」不好意思的摸著剛剛發出聲響的肚子,他微紅著臉說。

「等等吧,弄完早餐就能吃了。」

才剛說完,嘴唇上就感受到一陣溫熱。
そらる吻了他。

「然後也能好好的陪你了。」そらる輕輕的勾起了嘴角,就這樣轉身、出了房門。
只留下了呆在原地的まふまふ。

「そらるさん…好犯規。」將臉部埋進枕頭裡,從雪白的髮絲隱隱露出的耳朵染上了一層緋紅。

太溫柔了啊…
這份溫柔,是我可以永遠佔有的嗎?是只屬於我的吧?

早餐的香味已經從沒關起的房間門口傳了進來。
是幸福的味道。閉著眼睛深吸了一下,まふまふ是這樣想的。

———至少,現在是吧?
在現在,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

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事情似的,まふまふ直接下了床,咚咚咚的跑向有そらる在的廚房。


「そらるさん!我來幫忙吧!」

「不要,你會把廚房給炸了。」








end.










這篇啊 其實寫在筆記本裡很久了
但是一直沒有時間打出來w(其實就是懶x
其實只有最前面和最後面寫的和筆記本一樣(小聲)

一樣老話一句 這裡是朔夜 Sakuya!
看完的大家也歡迎給我一點感想///////
讓我知道應該要在哪裡改進才好!

會考到數6天…

本來想發情人節賀文的 看來來不及了…

祝我生日快樂。

【そらまふ】未眠

※勿代三
※文筆渣渣渣
※ooc
※同居設定
※日常(大概算?

 

夜晚,吃完晚飯後,兩人就一同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吶吶、そらるさん~」語尾拖的長長地,很明顯的就是在撒嬌。

 
「幹嘛?」都幾歲的人了,還那麼幼稚。

 
そらる拿起放在一旁的水杯,準備喝水。但是沒想到まふまふ接下來的話讓他差點把手中的水灑出來。

 
「そらるさん,為什麼都不和まふまふ直接說”我喜歡你“或著是“我愛你”啊?」

還好剛才還沒喝水,不然一定會噴出來……

 
「為什麼我非得要說啊。」

「そらるさん難道不是まふまふ的戀人嗎?」まふまふ鼓起臉頰,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受到刺激的河豚一樣。

 

不過比河豚可愛多了。雖然這麼想著,但是絕對不想說出來。

因為如果說出來這傢伙一定會得意忘形的。
 

「為什麼是戀人就一定要說啊?又不是笨蛋情侶,有必要這樣嗎?」他們兩個也老大不小了,也沒有必要用這種年輕人在用的方式證明已經存在許多年的愛情。

「啊~真無聊,そらるさん真的是一個不懂情調的人。」說完,繼續把目光聚焦在電視上。

被まふまふ這麼一說,そらる開始思考著自己到底在什麼時候說過那種情話。

 
まふまふ向自己告白的時候?

 
不……沒有,那個時候そらる也只是吻上那人的唇,說了句“我也是”

在特殊節日的時候?
 

也沒有,そらる不是一個會在意節日的人,通常都是まふまふ在注意的。

什麼情人節啊、聖誕節啊,甚至是最近這幾年才出現的節日,全部都是まふまふ自己說想要過的。

給そらる送送禮物、有的時候甚至自己主動投懷送抱。但是、そらる從來沒有在まふまふ處於清醒狀態說過那些話。

幾乎都是在まふまふ睡著的時候說的。

 
そらる承認,一直都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直率的人,至少比起まふまふ那可是差多了。

まふまふ總是會在臉上表現出自己的想法,想什麼看臉就知道了,和隱藏自己情緒的そらる不一樣。

如果有一天そらる變得和他一樣直率的話,まふまふ一定會以為要世界末日了!

 

 

「そらるさん?你在發什麼呆啊?」まふまふ伸出手在そらる眼前晃了晃。

 
「……不,沒什麼。只是有點累了。」そらる打了個哈欠,倦意滿滿。

「要先去睡嗎?」

「嗯……好吧。」そらる拖著腳步,慢慢的往房間移動。

想那麼多也沒有用,畢竟性格可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東西。

「そらるさん晚安!」

而回應他的則是房門關上的聲響。

「……」

 

 

所以說啊……そらるさん果然一個傲嬌啊。其實我都知道的,そらるさん會趁我在睡覺的時候偷偷的說“喜歡”什麼的。
 

那是在一次失眠的夜晚聽到的,因為不想讓そらるさん知道是因為白天喝茶喝太多而睡不著,所以就裝睡了。

そらる進了房門之後,まふまふ立刻將半顆腦袋用棉被掩住。

在そらる面前,まふまふ看起來就是一副熟睡的樣子。

「……這樣睡不怕窒息?」這樣說著,將被子拉到頸部的位置,露出完整的臉蛋。

坐上床緣,盡可能的放輕動作…

  
看著まふまふ淺淺呼吸、周遭散發著恬靜的氛圍,そらる覺得對方是真的睡著了。而事實則是完全相反。

 
「對不起啊……讓你和一個個性彆扭的人在一起。」順了順まふまふ那有些凌亂的髮絲,「……但是,我喜歡你。所以我是不會輕易放手的。」
 

你永遠都是屬於我的,只屬於我的。大概就是そらる話中的意思,話語中帶著滿滿的獨佔欲。讓鮮少聽到這種情話まふまふ害羞了起來。

幸好房間內只開了一盞暖色調的小夜燈,不然そらる一定會發現現在臉紅的不像話的まふまふ是醒著的。
  

まふまふ不知道為什麼そらる會突然說出這種話,也許只是一時的心血來潮?總之現在他的腦袋裡充滿的只有そらる的那一句話,光是那一句話,就讓他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心跳並不是只是活著的證明而已、還是心動的證明啊。

 
果然好喜歡そらるさん。

 
不管是怎麼樣的そらるさん、都好喜歡。

 

 

まふまふ問そらる那一個問題,其實也只是想知道そらる的個性到底彆扭到什麼程度而已。什麼回答都無所謂,但是如果そらる直接告白的話那是更好,雖然那樣的機率幾乎低於百分之十……

 
正在播映的節目也結束了,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也到了該睡覺的時候了。

將客廳內的大部分電源都關去,走進屬於他和そらる的房間。

看著窩在床上熟睡的那一個人,まふまふ突然想和那個時候的そらる做一樣的事情。
 

放輕所有一切的動作,まふまふ坐在床緣上。和そらる那時一樣的動作。

「そらるさん…我喜歡你喔。不管是什麼樣的そらるさん我都喜歡,能和そらるさん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說完這些話,まふまふ立刻就回到了旁邊そらる為自己留的位置,就這樣閉上眼、進入了夢鄉。所以沒有發現……那人在黑暗中睜開的眼睛。

 

 

 

「我也喜歡你啊、笨蛋。」

 

 

話語融入了空氣之中、消散。

 

End.


















 

 

 

到了這一篇文的最後、そらる還是沒有直接當面的和まふ說喜歡
但是至少他們心中都知道彼此是喜歡自己的
所以其實也沒有必要說了(喂

 

這裡是朔夜 Sakuya!
希望大家能喜歡這篇文章TTTTTTT

【そらまふ】那一句話

※第一次寫同人

※文筆渣渣渣

※嚴重ooc

※超短

※日常

一打開家門,一陣溫暖的空氣包覆著全身。

「ただいま。」

這就是“家”的感覺。

客廳的燈還是亮著的,該不會還沒睡吧?そらる從外套的口袋掏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

01:32。

將身上的圍巾、大衣褪下,放在置衣架上。

走到客廳一看,看到了戀人只蓋了一件薄薄的毯子,手裡緊緊的抱著てる,蜷縮在沙發上睡覺。

笨蛋嗎?那麼冷的天氣,要睡覺幹嘛不去房裡睡,そらる腦中立刻冒出這個想法。

就算有開暖氣,只蓋了一件毯子睡覺還是會著涼的吧。

そらる在想到底應該是要把まふまふ叫醒,還是把他抱回房間。

不過看到他睡的那麼熟的份上,そらる還是選擇了後者。

雖然很麻煩。

本來是想在不把對方吵醒的情況下,把他搬運到房間內的。不過在攔腰抱起的那一瞬間,まふまふ就已經迷迷糊糊的張開了眼睛。

「唔…嗯?そらる…さん…?你回來了啊。」まふまふ睡眼惺忪的揉著眼睛,很明顯的就是被吵醒的,而吵醒他的…當然就是そらる。

「對,我回來了。你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在客廳睡覺嗎?嗯?」そらる將まふまふ放回沙發上,此刻臉上的笑容耀眼到不行。

まふまふ馬上打了個哆嗦。不知道是因為冷還是因為そらる的笑容。

「我、我在等そらるさん回家。」

“啪!”一記響亮的聲音,そらる彈了まふまふ的腦門一下。

「そらるさん!你在做什麼啦!很痛的欸!」まふまふ雙手捂著被攻擊的地方,眼角因為感受到痛而滲出一點淚珠。

「我不是傳訊息叫你不要等我先去睡的嗎?」

「咦…?有嗎?」

まふまふ將睡前放在身邊的手機的螢幕打開,果不其然———

「啊!真的有欸!そらるさん什麼時候傳的?!」

「大概11點多吧。」

「那個時候まふまふ已經睡著了啊!」為什麼還要被彈額頭啊!

「我之前說過的吧,只要過了十點我沒回家,那就不用等我了,有吧?我有說過吧?」

「好、好像是有那麼一回事…但是!我想要等そらるさん回家!然後再說歡迎回來…」

そらる歎了一口氣。

這傢伙真的是個笨蛋。

まふまふ固執的地方,そらる不可能不知道,他是一個總喜歡在一些小事上鑽牛角尖的人,要他別這樣做的機率根本接近零。

反正不管怎樣そらる就是拿他沒轍。

「算了…隨便你…快去睡吧。我要去洗澡了。」

「好。」まふまふ跟著そらる走進房間。

等そらる從衣櫥裡拿完衣服的時候,まふまふ已經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了。

在そらる走出房間的那一刻,他聽到了まふまふ那帶著些許鼻音的特有聲音。

「そらるさん、お帰りなさい…」

猛然回頭一看,那人已經沉沉睡去。

什麼啊…夢話嗎。

そらる淺淺一笑。

就是因為想聽到這一句話,才會每天都想快點回家吧。


















大家好!這裡是朔夜 Sakuya!

一直以來都在看文 想說自己來寫一次看看

結論是…

嗯,真的好難w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動作描寫那麼少wwwww

果然會寫文的人都好厲害啊!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